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漠驿站,旅途小店。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来自大山的孩子,历经磨难。我从一个浑浑噩噩的人,进入了博客世界。在进入后方才发现。原先的工作只是养家糊口的手段,文学才是我的真正爱好,自打进入这个天地终于发现我的心灵只能安放在这块天地。我爱好写作,喜欢和朋友交流,旅游,愿意和朋友在安静里谈心。欢迎大家来这里坐坐看看,休息片刻。各取所需。 新近事情多多,写写回忆录,因为部队给我的回忆太多太多,每每坐在电脑前思绪飞扬,不能自已,玉树高原的山山水水占据了我的脑海。那里的风风雨雨如影片一帧一帧的从我的眼前滑过。

几件趣事(原创)  

2016-12-24 16:03:57|  分类: 心语点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件趣事(原创)

几件趣事(原创) - 边关风雨 - 沙漠驿站,旅途小店。
当年是个非常朴实的年代,人们没有过高的要求。


时近年关,又到一年清理仓库之时,看着当下四处云烟纷起,又发现一个可以说说的话题,时下不少纠纷是因为违法拆迁而起的。

人的欲望是无穷尽的,有的人因为一己私利而漫天要价,买上一间新房后还有结余,搞点什么装修的。有的人因为为了可以从开发商那里分得一杯羹,而死死紧逼,断水,断电,在被拆迁人家的门前挖上一条沟,阻截交通等等那些合法与不合法手段全使出来了。每个人都为了自己利益最大化而蟹蚌相争,而让那些背后的开发商们坐收渔利。

死了人就让那些临时工顶替,酿成命案的,毁坏了国家社会的稳定,就由那些拆迁的和抵制拆迁的人负责,国家予以制裁。还有一部分贪腐官员视而不见,仍由事情发展,最后到了无法化解地步,而受到党纪国法制裁。也是活该!

眼见这事,我脑海里涌现出一副慈祥面孔,她就是刘妈妈。虽然老人已离世多年,可是每当我闭上眼睛她就仿佛站在我面前,和我谈天说地,她是我战友的妈妈。她的丈夫已经早就离开他们母子二人而去,母子二人相依为命,度过了很难,很苦的岁月。

虽然,看起来她的衣着挺破旧的,可是从她谈吐中也能感觉到不是普通之人。虽然年纪很大了,也能说出断断续续的日语呢!对于她的过往不便打听,我想早年的她一定是知书达理之人。不算大家闺秀也是小家碧玉的那类。早年的她,没有正式工作,就靠给人家缝缝补补维持生计。我是六九当兵,她的儿子也和我同年去的一起去那个遥远的玉树。

后来得知,她的孩子原先有一次机会给妈妈放弃了。那是他在中学时一次飞行员招飞,小刘的身体体检后全部合格,眼看可以学习开飞机,在蓝天里翱翔这是很难得的事情。在当兵就是不得了的,能当上飞行员那要经过万里挑一的,更是凤毛麟角的奇缺机会一个人生的重大转折机会来了。

街道居委会来人,区委里也来人,左右邻居前来祝贺,大家都劝她让孩子去部队。刘妈妈一个劲的摇头,不同意,就是不同意,大道理,小道理说了不知有多少。人们苦苦相劝,政府还许下了很多承诺:你的孩子去部队,家里的事就不要他操心的,不管是你病了就是住院,全部费用国家负责。你是军属,生老病死全由国家负责,而且你的生活水平不比普通人家低、、、、、、哎!多好的事情给她遇上了,鉴于她坚强的态度,街道,区委最后无奈只好放弃了。我怎么就遇不上呢?那时去当兵就能给家里省口饭,减轻负担的。

这些都是刘妈妈后来和我说起的。我笑着问她:“为什么?”她说:“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原来是古老的民间说法作祟。怪不得她。老人,老思想嘛!“后来你又怎么同意他去当兵呢?”她苦笑一下说:“不去就等着下乡?还是当兵靠谱些!去部队多光荣!”您瞧瞧,老人家还是明白人。

还有一事,就是关于拆迁的事情,她是当成一段笑话说给我听的。

当年刘妈妈家住在金陵女子学校(后来南师大)的地盘里,那时的金陵女子学校只有很小的范围。解放后大学里搞院系调整,金陵女子学校从中央大学分离出去成为一所独立大学(南京师范学院),因而地盘嫌小了,要开始扩建。首当其冲的就是住在原址内的人家,刘妈妈家亦在之内。那时人们还没有很多的金钱价值观念,只要给个地方住就行,动员工作很好做。支持国家建设嘛,不讲条件的。三言两语就达成了拆迁协议双方,没什么扯皮的,什么补偿费全无。更不需要什么过渡费,也没有正式文本为证。他们双方选个日子,只要不下雨就行。也没有什么吉祥日子,更不看什么黄历。

拆迁日子一到,南京师范学院来了几位工人,五六个吧。先是将他们的家屋顶上茅草去掉,门窗拆下来。墙面就是那些用芦柴编就的,从外面再糊上一层黄泥,几下就捣散了。屋架子不动:两面的排山还在,檩条依旧,房梁还在,就这样六个工人,每人抱根房柱子,大家一起用力,嗨吖,起来!屋架离地了。一座房屋开始了短途旅行,嗨哟!嗨哟!一步一步往沿着大街前走,累了就停下来歇歇气,附近邻居的孩子们都来看热闹,他们和房子一同前进。路上的行人也在指指点点有趣的很。

很快,就到了新的房址:苏州路。前几日有人在那里平了一块地,今天到后,就把屋架子放在那里。眼看大功告成,后来还是有点小小的争执,事情源头是这样的:原来他家的门朝向是往南的,现在所选的地皮有点狭小,院方想给他们稠糊,改成门朝东的朝向。人们习惯朝南,夏天的穿堂风从家里溜过,那多舒服啊!朝东不好夏天就会有点热,原来的朝南很好的他们住惯了。一个突如其来的改变刘妈妈不干了,她怀里还抱着孩子,对南京师范学院人说:我家在原来的地方住挺好的,是你们要我搬家,不是我求你们给我搬家的,原来那里有棵大树:夏天可以遮风挡雨,阴凉的很。门口还有一个小水塘,里面还有鱼虾,我家吃鱼,吃虾都不要买的。你们要我搬家,我依你们了。现在,你还这样刁难我,好了,不麻烦你们,请你给我搬回去行不行?几个工人面面相觑,看着小领导。就差一步大功告成,那叫心里埋怨约,双方意见不合,眼看太阳往正午走,时间架不住拖延。事情传到学校,院方领导发火了:人家的要求不高,你怎么能够不予以满足呢?每家拆迁户都像你们这样处理,我们的工作怎么才能很快完成?赶快去办!

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没法子小头头们乖乖的做了改变,临时安排工人加大面积,很快三下两下就好了,花不了多大力气,其实当时南京空地多的很。

房架子安顿下来后,就乒乒乓乓,敲敲打打,开始安装木板墙壁,门窗,铺席子,原先屋顶上的稻草由于多年没有打理根本没用了,院方为了表示对刘妈妈配合的鼓励,给她家的房子铺了洋瓦,这在当时还是挺威风的,一般人家都用不起洋瓦的。

当时人家都没有用电,靠煤油灯照明,就省了不少事,不需要拉电源,安灯。当然这些事今天是干不完了,他们还安排刘妈妈一家住进附近一家小旅馆过夜。

刘妈妈说起这些事眉飞色舞的,很高兴呢!仿佛这些事就发生在昨天。

那个年代多好啊!人们没有私利,没有更多的欲望,很朴实,好说话。领导也体察民情一场在当下看来十分重大的大事,就这样圆满解决了。多好!

故事结束了,我们是不是可以从中得到某些启迪呢?

  评论这张
 
阅读(297)| 评论(12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