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漠驿站,旅途小店。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来自大山的孩子,历经磨难。我从一个浑浑噩噩的人,进入了博客世界。在进入后方才发现。原先的工作只是养家糊口的手段,文学才是我的真正爱好,自打进入这个天地终于发现我的心灵只能安放在这块天地。我爱好写作,喜欢和朋友交流,旅游,愿意和朋友在安静里谈心。欢迎大家来这里坐坐看看,休息片刻。各取所需。 新近事情多多,写写回忆录,因为部队给我的回忆太多太多,每每坐在电脑前思绪飞扬,不能自已,玉树高原的山山水水占据了我的脑海。那里的风风雨雨如影片一帧一帧的从我的眼前滑过。

玉树高原:金龙兄的天堂(原创)  

2016-12-29 09:56:33|  分类: 军旅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玉树高原:金龙兄的天堂(原创)

玉树高原:金龙兄的天堂(原创) - 边关风雨 - 沙漠驿站,旅途小店。

 寒雪梅花好景致,哪比我兄好人才?


惊闻战友金龙我兄,十二月二十六日离我远去,不仅惶恐不已,怎么会呢?早几日在学校走版聚会时,我还和红力问起过金龙的身体近况,因为我知道他已经患病多年,一直未能相见,我想问候一下以示关心战友病患,原来准备战友们前去看望时同去。红力说,最近还算平稳,因此才略有放心。

就搁置下来了,一是我的同学李亮离去忙了几天,二来家务繁杂,拖延至今。因而闻听此噩耗,倍感震惊。老天不公啊,悉数收去我的好友,与战友。可恨的老天不佑我才人,你想干什么?绝我心肝,掏我肺腑!

金龙兄,与我同年去玉树高原,离开十中时,我们曾经编入一个新兵班,同坐闷罐车去的西宁,在青海民族学院同步进行新兵队列操练,后来中苏边境发生军事冲突后,我们匆匆离开西宁同坐敞篷军用大卡车,经过五天四夜长途跋涉来了玉树。我们共同走过了那段艰难路程,吃了许多苦头。你一路上谈笑风生很幽默的对待艰难困苦,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你是那么诙谐逗趣,让我一路上没有感到寂寞,困苦。

在到达清水河兵站时,我跨过车厢后板,准备下车时,我的头往下一低,高原反应让我“哇的一声吐出许多苦水,顿时我天旋地转的,是你慢慢的将我扶下车。至今我仍是难忘啊!帮我打饭,端水,每每想起此事还是暖洋洋的。

到了玉树后,黑暗中一声声报名,部队开始分配。你分到四连,我去了二连,就此兄弟一别就是许久。机缘很是巧合,七零年六月份,我们二连在巴塘机场训练,一天排长冶海青带着你来,一进门就喊道:谁谁谁!我给你带个老乡来了!我们一见面就互相打了一拳,老兄嘿嘿你混得还不错啊?

当时他是作为四连的骨干来我们二连参加培训的,我想他在四连表现一定很好的,我为战友杰出努力好骄傲啊!他为人很低调,做事勤恳,不偷懒。他骑的是从四连带来的红色日本大洋马,又高又大,上下都不很方便,当然训练中的困难比我大了许多。每次从马跳上下,作马术训练,我们不费吹灰之力,他可得费很大的劲才能完成。日本马比青海马高出三分之一。而且,那家伙还不听话,后来我们排长替他驯马,被那日本马扔下来,受了伤。头被马蹄子踩了一条大口子,鲜血直流,挺可怕的。

金龙兄也很幽默,一次我两人趴在青草地里谈话,聊南京,聊文革轶事,那里离营房不远,青草也只有二十来公分高。饭做好了,副班长喊我们吃饭。我要起来,他悄悄地拉拉我“别动!”副班长喊了几声,见没人就走了。后来我们回去,副班长问:“你们两个人去哪里了?”他笑着说:“就在营房门口的那片草地里。我们隐蔽的还行吧?”一句话把副班长也逗乐了。

短短的两个月金龙给我留下很深印象。他是多才多艺之人,吹拉弹唱皆会上三五招,很受排长欢迎。那时很需要文艺多面手,排长还动过心思想留下他,未果甚是遗憾呢。每次班里读报纸,我们害怕读报,很长很麻烦的,他不厌其烦一字一句读报。班长说:你们都是南京兵,你就会偷懒,人家比你强许多!因为我读报时会掐头去尾,跳着读,很快一个长篇大论就读完了,他们都很疑惑怎么读的这么快!金龙的实诚让我破了相,我挨了好一顿批评。现在每次想起这事我还哑然失笑呢,他就是这样一个老实人。

后来我因为训练中受伤而提前离开巴塘,兄弟一别又是好长时间。后来巴塘结束后,很快我们去了西面杂多县,平叛去了。九个月以后我们再次相见,那时我破衣烂衫,他穿着新军装,领着三连,四连的战友们挥舞红旗,敲锣打鼓的欢迎我们胜利归来,看着金龙兄我心里暖暖的,好想和他聊聊过往的事情……

后来在街上我们相见了,尽管时间很短,他对我就说了几句话,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我看你们长途跋涉几个月,穿着破衣烂衫回来,差点忍不住哭出声来。”哎!这就是战友情!校友谊!我们是同苦同难好兄弟。

就此一别又是好长时间,后来我去油库,当了保管员。他在宣传队专司京胡,这样遇见几率就少了。

我们分区宣传队,演出的革命样板戏“沙家浜”是我们分区的牌子,每当演出到“智斗”一场戏,悠扬的琴声又起,我仿佛看见金龙认真演奏二胡,兢兢业业的神情映入我眼帘。

很快我就要离去,因为随时会有车子前来加油的。

今日金龙离我而去了,想起这事就痛啊!他应该还属于年轻一类的,不该这么早离去的。应该好好享受人生乐趣,因为当年玉树艰苦生活剥夺了他许多应有的生活乐趣,夺走了他的健康,应该好好补偿他的。

愿玉树的山山水水会记住他,玉树的白雪皑皑也会记住他。因为他将自己最美好的岁月,健康体魄都给了玉树,给了高原。玉树没理由不记住他的!

作为老战友,我愿他在天国都好,还是那样快快乐乐的拉起他的心爱的二胡,开开心心的思想,没有羁绊,没有限制。愿高原的蓝天白云与你为伴,那里的净土适合你,也适合我。

愿我们将来在那里会面,还是校友,还是战友!谢谢,愿你一路逍遥,快乐,美丽的风景陪着你,快乐的琴声陪着你。就此一别不知何年又能再次相见?

  评论这张
 
阅读(309)| 评论(1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