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漠驿站,旅途小店。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来自大山的孩子,历经磨难。我从一个浑浑噩噩的人,进入了博客世界。在进入后方才发现。原先的工作只是养家糊口的手段,文学才是我的真正爱好,自打进入这个天地终于发现我的心灵只能安放在这块天地。我爱好写作,喜欢和朋友交流,旅游,愿意和朋友在安静里谈心。欢迎大家来这里坐坐看看,休息片刻。各取所需。 新近事情多多,写写回忆录,因为部队给我的回忆太多太多,每每坐在电脑前思绪飞扬,不能自已,玉树高原的山山水水占据了我的脑海。那里的风风雨雨如影片一帧一帧的从我的眼前滑过。

忆青藏高原第二部07——01杂多:一个更为袖珍的小镇。  

2016-05-16 20:43:44|  分类: 军旅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忆青藏高原第二部07——01杂多:一个更为袖珍的小镇。

忆青藏高原第二部06——03杂多:一个更为袖珍的小镇。 - 言午君 - 言午君的博客

 雪域高原。

地处高原的杂多县,它的海拔在四千二百米到四千五百米,昨天我们爬过的大山可能有五千以上。到如今想想都后怕,如是今日,那我一定是留在那里回不来了。

闲话少叙,书归正传。到了杂多,风尘仆仆,持枪荷弹的骑兵们在老乡的夹道欢迎下进了县城。杂多的全体人员,净数出动,锣鼓喧天,彩旗飘扬。他们用很古老的方式迎接我们:老乡们抬着一个桌子,上面用块红布铺着,红布上摆着一个很大的猪头,洗得干干净净。还有许多食物,毛线手套,毛线袜子,等等。因为,我是初次来到这里对藏族生活习惯不了解,它已经让我眼花缭乱了。孩子们在老师的带领下举着小红旗,欢呼着,他们期盼我们的来到。孩子们拿出他们平日里积攒的饼干,糖果,往我们的口袋里塞。当然我们不能要的,可是看着他们眼泪汪汪。我也不好受,能拒绝吗?不能的。我很小心的每样拿了一只,表示接受他们的心意。是的:我们来迟了,让你们受了这么多惊吓,他们让我很感动,可是我们能做些啥呢?只有把他们保护好,这是我的责任。是啊!子弟兵受到这样热烈的迎接,感到重任在肩。他们很高兴,我也很高兴。其实,我们最喜欢的是老大娘和大嫂们为我们做的鞋垫,手套,袜子,是用羊毛编织的。很多很多。我们每个人都分发了好几套:羊毛鞋垫子,毛线袜子,羊毛手套,拿着这些慰问品我百感交集,这些都是她们在匪徒即将来犯的消息时,渴望我们前来救援时准备的,让她们在担心受怕中编织的,我很不好意思,她们想通过这些物品的制作来表示她们的渴望,它都凝结着对我们的深情厚谊,急切的心情可以理解,她们最最知道子弟兵需要些什么:在寒冬风雪里,就需要这些羊毛制品了,都和我们都想到一块去了。

杂多是个不大的县城,人口估计也就一两千人。很小的那种。这里的条件比玉树差远了,它地处高原腹部,除了一条简易公路与外面相连,往西面就是一条断头路,那面就是六二年平叛的主要地带。这里更加贫瘠荒凉,地上很少很小的草甸,草也长的很短,不像巴塘草原那么厚,这里处处都被灰尘所覆盖,连小卖部的卖出的糖果里都沾染了泥土的气味,我们后来在她的西部地区驻扎了好几个月,那里比县城还要差了许多,铺天盖地的风沙席卷大地滚滚而来呛得人真不开眼。从玉树的结古镇到杂多一路看来它是在逐渐变差,地理环境要比玉树险峻,这里更加荒凉没有一棵树,细细打量一下这里,除了背后的那座山可以建立防守据点。别的地方都是白扯,怪不得土匪早就谋划攻打杂多呢。算了,我是来打仗的,没空去了解这许多。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它有着其他县城所有的一切:小卖部、储蓄所、银行代办处、粮站、小学、县政府 在一个很不显眼的位置,会不会是因为要打仗的缘故,才变得不那么显眼?这里还有我们南京所没有的贸易公司,它是以物换物或者以物换钱,这个问题后面再谈。尽管是那么简陋,可还是给这里的人们带来了很大方便,生活吗!不能太简单的。

一条大河从遥远的唐古拉山而来,它负责拱卫县城的南面,这条河就是大名鼎鼎的澜沧江,它和长江都是发源于唐古拉山,可是就那么地点点差距,变成一条去了印度洋,一条去了太平洋。很像一句成语:差之毫厘,谬之千里。它的北面是一座很高很高的大山,临时县政府在那里设立了据点。往西面是一条通往杂青很简易的公路,虽然它叫做通往杂青,可走到半路就没了。

宿舍里尘土飞扬我们费了很大的劲打扫一番,勉强能住。晚上县里开了大会欢迎我们到来,还准备了些节目,举行军民联欢。在我们集合中发生一件小事,虽然不大,也可看出这里的紧张气氛:一般情况下列队集合后都要验枪,免的发生误伤,那天由于大意了。一个冲锋枪手只是按照常规动作,忘了这是战时状态,每条枪都是子弹满膛,那位老兄为了能多装些子弹,就先在枪膛压进一粒子弹而后再把满仓的弹夹装上,这样他的枪里多了一发子弹,验枪后他没想到取下弹夹后,还需要拉一下枪栓再击发,等于把枪膛清理干净,(他认为弹夹已取下,就完事,早就忘了枪膛里还剩一发,也没拉枪栓。)而且,还鬼使神差的按规矩击发一次。不得了!“嘭”的一响,惊动了县城,顿时大乱,人们纷纷提着枪跑出门,还以为是匪徒打了过来。有的人往后面的山上跑,去抢占制高点……前文我说过:这里处处充满了战争气息,没到县城呢,就能看见在放哨的人,人们荷枪实弹时时刻刻都在准备战斗,在欢迎的队伍中不少男人都背着枪。

这下,我们连长可生气了,狠狠地训斥道:刚刚来,你们就给我丢脸,还好没伤到人。那个走了火的兵低头搭脑等着挨训吧!副连长是这次走火的目标,子弹从他的腿旁边过去的,打在他背后的墙上,也把他吓了一跳。他也大发雷霆说:我们这个英雄连队出了这事,不是个国际玩笑吗?他狠狠地盯着那位老兄,他可狼狈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想来也不能怪他,一切都是那么紧张,没打到人就好。万幸,万幸。

后面的几天里我们都是在边训练,边等命令,边后勤补给,还要等那帮没带冬装人的衣服被褥,从玉树拉来,不然他们死定了。

几天后,牦牛队也上来了,大约有四五十头牦牛,牦牛身上驼着马料或者粮食,副食品也上来。牦牛队的任务是在杂青建一个临时兵站,(部队出发如果仅仅依靠自己携带的干粮和马料是不可能维持一个星期以上,马匹的承载能力和对行军速度要求必然不能带上太多的军需,所以毛主席说过:兵民乃胜利之本!没有人民的支持我们坚持不了多久的。)作为我们前方补给基地。来自各个乡的民兵也集结完毕,大约有三四十人他们身背着各色武器,让给我开了眼。其中有:三八大盖,七九步枪,老套筒,汉阳造,其中还有藏民特有的叉子枪:毛瑟叁零,还有让我更搞笑的,是电影里出现的德国的弹夹在左侧的冲锋枪,就是瓦尔特用过的那种。一个世界武器博览会,让我目不暇接。只要能打出子弹的都行。他们有的说子弹不多,因为是老旧武器当然子弹不会多的。

杂多上空战云密布,气氛越来越紧张,在等待中慢慢地迎来了前进出发的时机。司务长想再出发前给大家发了这个月的津贴,可是小小的储蓄所没那么多钱,无奈就等等吧。连长笑着说:让你们省点钱以后用。有的老兵就说怪话:还不知道,能不能回来呢?是啊,往后怎么发展难说。

消息传来,前方一个民兵被杀,他是牧区的牧民。民兵队一次在和土匪的交火中俘获两个土匪,其他人四散奔逃。他们派出两个民兵押送回杂多县时,因为没有经验,一个民兵走在前面,另一个在后面。两个土匪被押在当中,因为没把土匪搜身,让他们暗藏了一把利刃,他们趁前面的民兵不备,将他刺伤,倒地后,负责后面的那个民兵吓逃跑了,那两个土匪就把那个受伤的民兵刺了十四刀。民兵死于非命。

很快,尸体给运了回来。那是一个阴沉沉的下午,天空似乎要下雪,一匹马驼着死去的民兵,天很冷,尸体冻得硬邦邦的像一块木板搁在马身上,那匹马垂头丧气的驼着死人,听说这事。好些战友去看,我也跟着去了,看着死去的民兵,让我愕然,好好的一个人就这么死了。

回到营房大家无语,默默地相视,谁都没说什么。心里的怒火在燃烧,一个人的生命就这样被剥夺了?原来死是这样的简单,它如同风中一个微小的火苗,转瞬即逝。曾经在电影里看到的身负重伤,血流遍地还坚持到底,似乎没那么回事。好像我明白了什么。有人说你怕吗?我可以讲不怕,为啥?因为我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已经多年,没什么好怕的,无非是个死,得看看值不值! 也许能给妈妈带来些什么好处呢?

在写这个回忆录时,我的心里盘算着,当兵四年中死了大约有四次,可是每次都让我全身而退,它也是个奇迹。

1在巴塘机场训练时,乘马射击,由于马镫的带子给收短了(前面一个矮个子的藏族战友借我的马骑,他的腿比较短,就将马镫的带子收短了。)还给我时,我忘记再将他回到原来位置,结果在我用马时,才开了一枪就感觉到有问题,身体晃动的厉害,就试图将身体抬高点,结果就失去平衡出了意外,从马身上摔了下来。落地时,我的头部离开马的右后蹄子仅仅差二十公分,要是马蹄往后来一点我的命就没了。起来后,我还目测一下头和马的后蹄子间的距离。回到休息位置时,还没忘记来打开抢的弹仓退出里面的子弹,再拉开枪栓将枪膛里面那一发子弹也退了出来,就晕了过去。有趣不?

2一次在出公差时,马车拉着重重的马料,我坐在车的麻包上在走过一段雨后松软的地上时,马车侧翻了满满的一车马料。好像有十几包,每包的重量在二百斤以上,统统地翻进沟中,马车和拉车的一匹大白马也被压在沟中,辛亏我在马车倒向沟里之前二三秒钟跳下马车,躲过一难。

3在油库时,一次加油机烧了起来,吓得独立连哨兵扛着枪逃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拿起皮大衣扑向一米多高的火苗,死死地将皮大衣紧紧地包在加油机上。人也趴在上面,等了好长时间,看看完全没了火焰,也没了烟气,才将它松开。独立连的哨兵才敢回来,他怏怏的看着我:你刚才怎么不跑呢?我狠狠地瞪他一眼:哼!打起仗来你一定是个逃兵!

4一次大雨纷飞雷声滚滚中,汽车前来加油,加完油后,司机看雨下得太大,让我坐他的车回去。在他往后倒车时,我跳了上去,可能是他分神的原因。汽车不慎掉进了油库边上的水渠里,整个翻了身当时车上三个人,司机,副司机还有我。驾驶室下方的油箱里的油倒过来汽油淌了我们一身,司机也浑浑噩噩了他试图踩油门辛亏油门只是无力的哼哼,火点不起来。我赶紧制止。不然我们三人就成了火人,命没了。

综上所述,死算个啥。不怕的。可是有的人不行,害怕的很。不说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