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漠驿站,旅途小店。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来自大山的孩子,历经磨难。我从一个浑浑噩噩的人,进入了博客世界。在进入后方才发现。原先的工作只是养家糊口的手段,文学才是我的真正爱好,自打进入这个天地终于发现我的心灵只能安放在这块天地。我爱好写作,喜欢和朋友交流,旅游,愿意和朋友在安静里谈心。欢迎大家来这里坐坐看看,休息片刻。各取所需。 新近事情多多,写写回忆录,因为部队给我的回忆太多太多,每每坐在电脑前思绪飞扬,不能自已,玉树高原的山山水水占据了我的脑海。那里的风风雨雨如影片一帧一帧的从我的眼前滑过。

忆青藏高原第二部04——巴塘训练记趣:(02美丽的巴塘草原:我与天、地间的交流。)  

2016-05-07 19:40:11|  分类: 军旅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忆青藏高原第二部04——巴塘训练记趣:(02美丽的巴塘草原:我与天,地间的交流。)

忆青藏高原第二部04——巴塘训练记趣:(02美丽的巴塘草原:我与天、地间的交流。) - 言午君 - 言午君的博客

 美丽的巴塘草原,夏季是它最美的季节,如茵的草地,奔驰的骏马,心灵在高山峡谷间追击着未来,痛快极了,人和天地之间融合成一体。(这是照片说明)

忆青藏高原第二部04——巴塘训练记趣:(02美丽的巴塘草原:我与天,地间的交流。)

辛勤的自然界为我们创造着辉煌的过去,也给我送来灿烂无比的当下。它像一位勤恳的农夫在田地耕耘劳作时认真与细致的态度,是用心来照料它们,就像对自己的孩子那样:精心呵护,细致入微,像春风化雨滴滴入心。经过它不辞辛劳的耕耘,我们的玉树现在已经成了美景处处,山河锦绣。玉树的夏是个诗歌,美图的天地。在那里我能看见它满满的诗意,也能读出华文篇篇,别说诗人喜欢它,就是我等凡夫俗子也喜欢上它了。

巴塘草原的夏天一点不热,很有些世外桃源的味道。时至午间,太阳毫不吝啬的将阳光洒遍大地山川,把绿油油的草场点缀成花团锦簇的海洋。昆虫在憩息,它们要留足了气力在晚间歌唱。花儿也在休眠,它要等太阳落山才会吐露芬芳。年轻的骑手们沉浸在午休中,他们在养精蓄锐要在下午的草场上练习搏杀。

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静。阳光下的草原略微有些热意,可它那里抵挡得住从河边吹来的满含凉意的风,清风扫过河面在平静的水洼处激起阵阵涟漪,它又来到了漫无边际的草原,涤荡着那里的燥热,花儿们长长的舒了口气。

时间到了下午的两点钟,值星排长一声哨响。草原开始了一天最为沸腾的时光。花香和我为伴,虫鸣叽叽和我奋斗,骏马开始了奔腾,战士们开始了最繁忙的训练时刻,他们身披万道阳光,在腾云,在飞翔。飞驰中的骏马四蹄翻掌,踏得草地飞起阵阵土花,我们如同鱼雷快艇上的舵手,驾驭着大海,驾驭着军马也驾驭着自己的心。耳边传来了风声“嗤嗤”的啸叫声那是速度与空气的摩擦在作怪,军马飞一般的速度,让我忘却了自我,在毫无杂念中专注于军刀和马匹间的配合,它也让我打开了平日里由于训练太忙无暇顾及清理的心扉,此时此刻我并不觉得是在草原上驰骋而是和我的大青马一起在飞翔,剧烈的颠簸感觉不到,只是像雾一般飘荡在内心里的花丛中。忘情中一声尖利的哨音还有那句“回来!”将我惊醒,原来我没有成神仙而是平平常常的人,一位战士。我勒住战马,圈回马匹,兴致未消的马儿愤怒地打着响鼻,四条腿踉踉跄跄地一边回头看着它欲往的方向一边无奈的返回队列,就是在队列中它依旧摇头晃脑表达它的不满。心想我正跑的兴起,我恨你!破坏了我的飞翔,没有你的阻拦我能飞到天上!

很可爱的马,我的战友,我抚摸它的脖子并轻轻地拍拍,别怪我啊!这是在部队怎么能随意玩耍呢?你也是老兵了这个道理,你懂的!它军龄比我长的多,曾经在六二年平叛战斗中立功受奖。其实我很也想和它一起融化在青青的草地和蓝天白云间,在那里:没有烦恼,没有疲乏,更没有痛苦。只有快乐和宁静的心,你就会彻彻底底的融合于草原,速度,蓝天白云里。

那样的场景至今我还念念不忘呢!

一到星期天指导员就督促大家搞搞卫生,别弄得像个老百姓那样的肮脏。那里的人极少洗澡,一生中就洗过三回澡。清冽甘甜的巴塘河河水太可惜了,他们是暴殄天物毫不关心清澈的巴塘河,巴塘河就这样寂寞的日夜流淌着,看着周边的河岸和那里的人们,它很无语。你怎么不和我亲近一次呢!每到打扫个人卫生,我就拿着要洗的衣服床单,兴致勃勃地来到河边,在夏日里的阳光下脱去衣服(那里没有多少人来往,是个僻静之处。)沐浴在刺目的午后阳光下,虽然平坦之处风吹呼呼,可这里却温暖如春。我很久没洗澡了,(先用脸盆里在太阳下晒了一段时间的水,简单地洗洗身体,适应后。)就站在没膝深的水洼里,(这里是河的一条小支流平静的很。大河在不远处滚滚而去的巴塘河天赐般的给了一处很好洗澡场所。)就痛痛快快的洗起来,很快小水洼里变黑了,我用力地将它们搅浑黑色的水流出去了清水补充进来,慢慢地它变的清澈起来,为了好好享受沐浴后的快乐,我尽快的洗好衣服,床单,洗衣服的脏水处理就很简单,把它往岸边的土丘上用力一泼,不想让南京的人们喝到我留下的脏水。至于洗好的衣服再过上几遍那很简单:只要把它们洗个第一遍就行了,至于再漂洗上几遍那就不是我的事了,将床单和衣服用几块石头压在水中,仍由水的冲刷,看着衣物在水中快乐地舞动着。片刻后看看拧干的衣物出来的水和巴塘河的水一样洁净了,就将它们铺在附近低矮的灌木丛上,(这里是无人区,藏民很少,虽然没有环保意识。)得天独厚的天然是最好的环保规则,如茵的草地保护着绿水青山,灌木丛里没有丁点灰尘,放心吧,不会弄脏的,让和煦的阳光替我晒干!不管他了。

我就走到河边,认真地寻找一处草皮很厚的地方,躺了下来再用一只胳膊垫在脑下,心中浮现出南京的街道,五台山的水井,和井边的大槐树,它像皮影戏般的一帧一帧从我眼前滑过,哎!想家了。看着远方山头上的雪,近处郁郁葱葱的灌木丛,静静流淌的河水,它在夏日里的阳光下发出点点银光,如同一片打碎的镜子,它在白云映衬下的和蓝天浑如一体。

恍惚中我来到了阿尔卑斯?还是乞力马扎罗?命运真是弄人,我竟然来到我难以企及的地方:美如画卷的草原玉树。这里除了气候缺氧以外其他一切都好,当然出了玉树的结古镇范围则另当别论。

空气中弥漫着花的甘甜清香,河水是从远处的崇山峻岭里跋涉而来,它带着高山冰泉的寒气,非常的彻骨拔凉,要是用它洗澡,可要先用脸盆盛好水后在太阳下晒上一会,等温度上来后才能洗。至于后来站在水中洗澡可要有勇气的。

凝视着空中的白云蓝天,飞翔的小鸟,自由翱翔的雄鹰,渐渐地我的身心开始漂浮起来,它向太空里飞去,越来越高,已经飘渺在时空里,那个熙熙攘攘的世界已离我而去。孙悟空大闹的天宫仿佛就在我眼前:哪吒和二郎神杨戬手持兵器守护着玉皇大帝。

四周里寂静的可怕,我平躺在柔软的草地上,再次让思想长上了翅膀,快速地翱翔在无际的苍穹之中。周围是那么的静,我把耳朵贴在地面,倾听着那来自大地深处的心跳与搏击,能感觉到它的跳动,地心里的火焰与力量的撞击,奔腾中岩浆的涌动和撞击,听起来是那么惊心动魄。也许是我心脏的跳动,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静,无意中的一声咳嗽都能把我吓一跳。我好像那个听见了那来自地心的跳动时快时慢,仿佛它在低语着什么,空中里闪现着带有魔幻的图形,那是云层发出的信息。

轻盈而飘渺且带有粗旷气息的草原之风在无声中清洗着这里的一切,每棵小草,每株野花,还包括人的每根神经,每个毛孔,大脑皮层中的每个细胞,我的全部身心恰似一片洁白的羽毛漂浮于深邃的太空之间没有感觉,没有思想,只是在不停的飘啊,飘啊……

当时我就有一种被解脱的快感,在不知不觉中得到解放,开始了精神上的自由放逐,灵魂得到一次彻底的清洗涤荡,只有在这仲场合下才能得到这样的体会。所以人们说:于情,于景,才能发于思,作家们才能写出这样好的作品。首先他要具备的条件是,有生活也要有经历,认真观察附近发生的一切,并且还要多思。

正如契诃夫所言:作家和渔夫一样,作家钓的是生活里的人,而渔夫则钓的是水中的鱼。我想就算是一条河里的鱼,也要有它喜欢的食物,才能吸引它前来,觅取。否则没有收获,那还奇怪吗?

深入了生活才有写作的基础,假如那些作家只是苦思冥想,如何写好作品。不去了解生活在底层的人民,他们的疾苦,人们的喜怒哀乐,也不和生活交流。他们写的作品也许被某些人看好,可是在树上会捉到鱼吗?非也。答案是肯定的。即使红了一时,在今天悄无声息的还少吗?那些当年的极品现在到了那里?我想在废纸库中也很难觅到……

真正进入到这个美丽的地方,从心里的进入。我想他一定会写出好作品。是个让人看过后,过了几天又想再次翻开书本重新阅读一番,体会又有所不同,这就是不忍释卷的境界。

这就是:玉树的巴塘草原,一个至今让我难以忘怀的地方,夏天是它最最美丽的时节,跟着思想的脚步去它那里看看走走,也是人生一大快事。

掐指算来,离开玉树回到南京已有四十三年,虽然没有再次回到那里,可是梦中依然不止一次的回到我的第二个家:玉树。

据说:那里现在成了一个机场,民用的。没有了身份想再去巴塘机场那里已是很困难了,在如茵的草地上驰骋也没机会了,我的大青马也一定不在了。那年它是十岁了,(按照人的年龄来计算,三岁的马是青年人可以骑乘打仗,四十几年后的它应该是最少也得二百来岁的老人。)没有了它我还有理由去那里吗?没有理由,我不会去的。就把它留在我的心里吧。

它(玉树)肯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先的玉树还会有吗,不会有了,寂静安详早已被打破,想再次出现河边的情景难得很啊!照片上的浑浊的河水,已让我失去了再去看看的理由……

如画的玉树再也没了,宁静中谛听地心里火岩腾腾,迸流不息的热流,火焰,也没了。那就让我在梦中继续我的回忆吧!已近中午我要回去了,穿戴好军装,踏着歌声我回了营房,途中遇见一位牧羊女赶着数十只羊,笑吟吟地看着我,喊了声“啊偶”藏语意思是大哥。我对她微笑地点点头。

回到营房,班长打趣地说,呵!好不精神。像个战士,很精神。“干啥去了?”“洗衣服,还洗了澡。”

是啊!在玉树这么漂亮的地方,军人是最美的,是高原养育了我的身体,人民滋润了我的心灵。在小憩中和天地间进行交流,心里痛快多了。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四十五年过去了,那段在巴塘河里的精神和身体以及心灵里的沐浴,永远会记载我的内心中,今天拿出来和大家一起分享,就是为了纪念那段难忘的昨天。

人至暮年,这些难忘的过去,总不能把它丢掉。今天我如数家珍地贡献出来,就是给自己一个交代,一个人生的总结,也让我的孩子记住这些:父辈们的过去生活,过去的奋斗。这是一份传家宝。一份人生的毕业答卷。

合格不?统一的意见不好,指点一下是必须的。平平凡凡的人生,当然有着普普通通的故事。

谢谢,各位光临。

下一篇是:巴塘的夜间射击训练。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