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漠驿站,旅途小店。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来自大山的孩子,历经磨难。我从一个浑浑噩噩的人,进入了博客世界。在进入后方才发现。原先的工作只是养家糊口的手段,文学才是我的真正爱好,自打进入这个天地终于发现我的心灵只能安放在这块天地。我爱好写作,喜欢和朋友交流,旅游,愿意和朋友在安静里谈心。欢迎大家来这里坐坐看看,休息片刻。各取所需。 新近事情多多,写写回忆录,因为部队给我的回忆太多太多,每每坐在电脑前思绪飞扬,不能自已,玉树高原的山山水水占据了我的脑海。那里的风风雨雨如影片一帧一帧的从我的眼前滑过。

忆青藏高原第二部15——盛大的集会:清洗身体和心灵的盛典。  

2016-06-14 11:19:03|  分类: 军旅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忆青藏高原第二部15——盛大的集会:清洗身体和心灵的盛典。

忆青藏高原第二部15——盛大的集会:清洗身体和心灵的盛典。 - 言午君 - 言午君的博客

 终于重返玉树。

战马奔腾,玉树我们回来了!归心似箭的骑手们身披滚滚风尘,里面有浓浓的西征气息:杂多的风沙,暮云滩的冰霜,魅力无限的结多乡绿色。

战马的铁蹄踏破千年的冰封荒原,遥远的暮云滩里留下了它的如镌刻般的脚印,它们的热汗把人迹罕至的藏北地区熏染成美图留在我昨日的记忆。无言战友也和我们一同经受苦难的煎熬,它们也经常忍饥挨饿,也要忍受高原缺氧、干渴的困境,寒风怒吼的夜里它们比我还要难熬。我们睡在军用帐篷里,它们却和飘落的雪花,呼号的寒风相伴。刺骨的寒风考验它们的耐力和吃苦精神。可以这么说它和我一吃过无数艰难。骑兵称它为无言战友丝毫不夸张。

我们经受住考验,也获得了累累的人生硕果。它是一次经历,更是人生的升华。是金子还是银子,还是废铜烂铁,西征像一座烈火熊熊的熔炉。泾渭分明的区别了人的性格,能力,还有责任感。

在生与死之间的让你做选择,谁都会选择生。可是,在承担的责任面前,你不能做出别样的选择。我们扛枪、吃粮是为了老百姓。没有理由推卸责任。

这次出发,没见过的见了,那是俗称革命虫的虱子和跳蚤,自打出发以来(时间是从一九六九年的十一月十六号到一九七零年的七月十八号)期间跨越了八个月。

没洗过澡,没理过发,风餐露宿在荒山野岭,时间久了,虱子,跳蚤应运而生,它们不知从哪来的,如影随形的相伴我们八个月,在我们行军时,还会时不时从领口、袖口掉出来。恶心不?

记得,那次兰州军区派出的医疗小分队,来到结多乡。慰问部队,替战士看病。他们的午饭分别安排到几个班。排长冶海清看那天是我负责我们班的午饭,就交给我一个“光荣”任务。和我说:你把手好好洗洗,要多洗几遍。再用绳子把袖口扎好,别让虱子,跳蚤出来就行。如果在吃饭,装饭,掉在碗里和锅里,把我们二连的脸就丢净了。我说:“能不能换个班给她吃饭?”“一班和三班(指的是负责做饭的人)还不如你,他们比你还脏。”很快,人来了,是个小丫头,说她是个小丫头,好像比我还大点呢。六六年的兵,是个护士。白白净净的,来了就帮我干活,很大方的和我说话,看着她那身新军装,再看看我身上扯了几个口子挂着几根布条的破军装,羞得我无地自容根本不敢抬头看她。我说:“你别干了,脏!这些活我来做。”她笑了,说你们吃苦受累还不是为了我们后方的人吗。那时我和女孩子没打过交道,我之间的交流就是她问我答。她问了不少问题,也知道我们身上有虱子和跳蚤。问我是怎么处理的。我不好意思地说:“能有什么好法子,就是晚上睡觉时把衬衣,衬裤脱下来,从帐篷底下塞出去,放在雪地上,或者用手把扒点雪将它盖起来,让夜里的寒风和冰雪把它们冻死。第二天早晨伸手把它们从雪堆里摸回来,穿上。”听到这里,她的眼睛红了,长长的叹了口气。没想到你们这么苦。这时我笑了笑,反而劝起她来。没事儿,现在我们不都时好好的。现在她留给我的印象:仅仅知道她是西安人,个头不高 圆脸,大眼睛、白白净净的。姓啥叫啥想不起来。

不管怎么说,她也是我的战友,祝她过得好。

部队到达巴塘,是下午的三四点钟,连长安排宿营。大家很奇怪,还有这点路,放开马一个奔子就到了。指导员笑着指指我们:你看看,你们还像是个兵吗?活脱脱的一群要饭的。白天回去不丢人啊!互相看看都苦笑起来,其实指导员也不行,也像个要饭的。没法子就赶快睡了,明早赶路!

第二天天刚刚亮我们起来了。连长和指导员还在呼呼大睡,怎么了,司号员说不急。他作怪样(日本鬼子):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明白了,再接受睡觉。

到了天快擦黑时部队来到,玉树镇附近的一个河边,连长指导员吩咐大家洗洗脸、手。整理衣服,嗐这怎么弄。天刚刚有点黑,出发。头头们故意拖点时间,可是马不干,它们踢跳刨豪不停地转过来转过去。知道要回家了,它归心似箭,人之常情,马也同理。玉树的气息扑面而来挡都挡不住,马就是那么的通人性!

夜色里,队伍在兄弟连队的欢迎锣鼓声里,回到玉树。原以为我们应该在无人欢迎的条件下进来的。没想到还是组织了欢迎活动。

在战友们的欢迎声中,看见他们身上的新军装,我和他们一比,嗨!太自惭形秽了,心里酸溜溜的。可是我们还是高昂着满是油泥的脑袋,风姿不减当年,雄赳赳,气昂昂的开过来和欢迎的战友们打着招呼进了营房。

军分区为了慰劳我们归来的人,特意把洗澡堂开放一次,这是我当兵四年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洗澡。洗澡前的准备工作是理发员给我们给人理了个光头,头发早已结成硬硬的头发饼子,没法梳理,不剃成光头不行。

洗澡在我们军分区是盛大的庆典,远近的部队都来了。近的是骑马来,远的开着拖拉机来。分区机关的家属和地方上的老百姓也来凑热闹一时间洗澡堂天天换水,天天烧。我们在里面足足洗了三个小时,把偌大的洗澡池弄的是污浊不堪,洗毕穿上了分区后勤补发的新服装,从里到外统统是新的(皮鞋,皮毛,皮手套,棉衣,棉裤,新的绒衣,绒裤,新的衬衣,衬裤。连脚上的袜子也是新的。互相对望,个个都是新兵蛋子。焕然一新的我们里面是洗澡,在外面又换了新衣服。人人红光满面,新衣服上身,军人气质又回来了,行走在回营房的路上,我是飘飘然,不知迈哪条腿了,晕晕乎乎。我的内心与外界都认真的清理了。出了洗澡堂,人变得轻松了,精神大振。像换了人一样。

这次洗澡的盛典持续了半个月。人人就像过年一样,热闹非凡。

这是一次从精神到身体上的彻底清洗,一次身体和精神上的盛宴。换了身心,换了服装。

精神焕发的二连又回来了!

后来我在和战友们见了面,在聊天时,他说,在欢迎你们时,刚刚见到你们第一眼,我的心里挺不好受,鼻子酸酸的。看看你的身上的破成布条的军装,就知道你们吃了这多苦。挺感动人。

总之,我觉这次西行还是物有所值,人生的一次历练,不是坏事。

它在我的人生路上开了好头,后面再大的困难都不在话下。熬过严寒(那种刺骨的冷至今难以忘怀),高原反应,饥饿,能在雪地里睡觉的人,还会怕困难?

曾经和死神擦肩而过的人还会怕死?笑话!

下一篇:结尾,写作后记。心得体会。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1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