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漠驿站,旅途小店。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来自大山的孩子,历经磨难。我从一个浑浑噩噩的人,进入了博客世界。在进入后方才发现。原先的工作只是养家糊口的手段,文学才是我的真正爱好,自打进入这个天地终于发现我的心灵只能安放在这块天地。我爱好写作,喜欢和朋友交流,旅游,愿意和朋友在安静里谈心。欢迎大家来这里坐坐看看,休息片刻。各取所需。 新近事情多多,写写回忆录,因为部队给我的回忆太多太多,每每坐在电脑前思绪飞扬,不能自已,玉树高原的山山水水占据了我的脑海。那里的风风雨雨如影片一帧一帧的从我的眼前滑过。

致远去的燕子(原创)  

2017-01-15 09:33:10|  分类: 同学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致远去的燕子(原创)

致远去的燕子(原创) - 边关风雨 - 沙漠驿站,旅途小店。

 小燕子在快乐的飞翔,当年的她是愉快的,我想现在的她一定也是愉快的。


孩童时常常唱起,小燕子,穿花衣……

又逢新春佳节:耳畔时时回荡起稚嫩的歌声。

  它是小燕子唱的,也是我心里的话。

 

温润,绵软。能把人心溶化的春节序曲,即将开演。

乐池里乐手们,“吱吱、啦啦”的调旋,悄无声息,互相用目光示意,好像:看见他们互相握了握拳头,做个向上的动作。一定要演好不能演砸了。

舞台上严厉的导演,用目光制止了那抓耳捞腮的悟空,它太想上场了,跃跃欲试想利用最后一次机会,打个漂亮的旋子,好好表现一下,作为向各位观众的告别。

 那只已经昂了很久脖子,硕大的嗉子,鼓了又鼓,漂亮的翅膀,几欲扬起。终被按捺住了,那只漂亮的大公鸡。它想:我等了很久,很久!也许你们觉得十二年不长,可我觉得它如同万里长征,那样漫长,漫长,快让我上场吧!

 我心业已溶化,侵泡着愉悦中,演出尚未开演。思想却已飞杨,回到了那历经久远的年代。历史的挂历一下子翻回到,将近六十年前,那个懵懵懂懂的岁月。

 一条粉笔划出的三八线,就像棋盘的楚河汉界,将一座小课桌,分为两个世界。

 当年,我甚是顽劣,老师怕我影响课堂秩序,将我分配与她同桌,以示警告。这丫头甚是厉害,个子比我高点,还动不动用小拳头,向我比划一番,显示震骇。因为我无所事事(老师教的课程太容易了,学习兴趣全无。),几次试图挑战那道可恶的三八线,(通常都是男方多些。)皆被她驱赶而回,弄得我很没面子。此事发展到最后,发生过小丫头前来挑训之事,她竟然敢过来,侵占我的地盘!几次在课堂上差点发生擦枪走火的事故,都被老师用严厉的目光将我压制住,对她的恶劣行径却视而不见。哎!谁让她是老师的大红人呢?那时我想起这事真是夜不能寐,痛断肝肠啊!顽劣之心顿发,使点小奸小坏来对付她,在课间休息前,大家起立向老师鞠躬时,偷偷的用力扯一下她那短短的小辫子,而后拔腿就跑,我个子虽然矮小,可是我跑得很快,一溜烟就没影儿了,气的她跺脚大骂,谁谁谁大坏蛋。由于事情发生很突然,同学们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大家都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她。“又怎么啦?”给人们感觉是她疯了。

 又要上课了,她为了报复我的恶作剧,在课桌下用拳头捣我的肋骨,尽管她很是用力却像捞痒痒,咯吱的我直想笑。一次我忍俊不禁的笑出声来,老师用一种奇异的眼光看着我:“怎么啦?”我说:“痒痒。”同学们就哄堂大笑起来,丫头的小脸也顿时红了……

 尽管我不受老师待见,可是架不住我学习成绩尚可,老师拿我也是无奈。渐渐她对我也好些了,说话有了笑摸样。那年的冬天那个冷啊,冻得缩手缩脚,屋檐下挂着长长的冰溜子,有将近七八十厘米长,像一条宽宽的大带鱼,挺漂亮。我的两只手都生了冻疮,肿的象个大馒头光亮亮的,煞是好看!不足之处就是痒的钻心,还不能抓捞。

 第二天她带来一盒冻疮药膏,上课时,悄悄地将我的手拉过去,边给我抹药膏,边低声说:“这几天回家不能下冷水。”我怕给别的男生看见,让他们笑话。将手往回抽。“别动!”丫头低声喝道。最后,她像一个老师检查作业那样认真看了看,行了。

 将药膏盒子塞进我衣兜:回家后,每天擦几遍,不能大意。

 那时家里挺穷的,其他的孩子差不多都有铅笔盒,当然不是所有人都有。我将铅笔用布袋装起来,课堂上用时,不那么方便。几天后,呵呵!好厉害啊?丫头换了一只新铅笔盒,我印象里她的铅笔盒还没坏,怎么又要换新的?还是有钱人好啊!

 上课时,她偷偷塞给我一个纸包,低声说:回家看!原来,她买了新的铅笔盒,将旧的擦得干干净净,(好像好用油脂涂抹过,挺香的。)送给我。那年头男女生互相都不敢讲话,害怕同学取笑,就是丫头私下里和我有些交流。后来我们一同进入十中(现在的南京金陵中学,说话的机会更少了。)真是啊!儿时的记忆难忘!也许她早就忘记了,可我能忘记吗?

 第一次在玄武湖同学聚会后,我给她写过一封信,隐隐约约谈起此事。可能有些消沉,她挺奇怪的,说:“你怎么这么消沉?”我淡然一笑:“想起过去,我是有些消沉。难忘当年!”她拿惊诧的眼光看着我:“你怎么啦?”“没有,只是没忘了过去而已。”送来鲜花的人,

 也许早就忘了。接受鲜花的人,能忘记吗?那支绚丽鲜花的隽永余香永远不会散去。后来,丫头个字越长越高,我却停滞不前。老师看她再继续坐在原位会影响后面同学视线,就把她赶到后面去了。

 继续下去!当年文革风雨开始了,学校没了秩序。已经停课闹革命了,我去学校也是有一搭无一搭。六六年,火红的六六年。十月一天我去学校,原来热闹非凡的校园空空无一人。我百思不得其解的走在校园冬青篱笆间,寻思人都跑哪里去了?突然,她像只幽灵从冬青篱笆另一侧钻出来,环顾四周后笑着对我说:“你还在啊?其他人都出去革命大串联了,很多人去了北京。你去不去?”“那!我也得去,你呢?”“因为,我已经和其他班的人说好了,过几天就一同出去走走。不然我和你一起走。你一人出去,要小心啊!出去革命串联,不是红卫兵不方便,加入红卫兵吧!你的成分好,应该没问题。”说办就办,她立刻领我去学校红卫兵指挥部,办了手续。我立刻成为“毛泽东主义红卫兵”的一员,袖章一套,立时神气起来。她就是这样一个风风火火的人,办事从来不拖泥带水。

 第二天我就去北京串联去了,我一人走了不少地方。火红的年代业已过去许久,许久!当年的风雨难忘。

 串联回来后,我们没能再次相见,从此同学天各一方。很久失了联系,直到一九八八年重新会面。

 后来听人说丫头,她也曾经下过乡,后来去了部队。我当年也没下乡,去了高原,守卫祖国边疆去了。

 尽管我们失去联系,我没有忘记当年,没有忘记同学情。

 虽然那只旧铅笔盒早已没有踪影,可它永远放在我心里了。

致远去的燕子(原创) - 边关风雨 - 沙漠驿站,旅途小店。
我把这副美丽的图画送给小燕子,祝她永远开开心心!

十二月十五日,在河西一次校友们相聚时,一个同级的校友。谈起丫头,说:你认识她吗?我一笑:何止认识?我们和丫头小学还同桌过呢!她去了哪里?象一直远去的小燕子,再也没了消息,同学们都没忘记她。希望你能联系上,就说同学们都想念她。小燕子现在北京,和女儿同住,过得还很好。

 又遇新春将至,喧天锣鼓敲得山响,金猴和金鸡共舞一台。马上金猴下场,剩下金鸡独唱。迎春序曲高奏,悠扬婉转的曲子,入心,入腹。

 压轴曲:拉德茨基进行曲,高奏。人们拍手齐贺,迎新年,钟声即将敲响,又一个新年在白雪飘飘中来到了。

 祝朋友们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愿我们永远不把聚会当成一次分手。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275)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