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漠驿站,旅途小店。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来自大山的孩子,历经磨难。我从一个浑浑噩噩的人,进入了博客世界。在进入后方才发现。原先的工作只是养家糊口的手段,文学才是我的真正爱好,自打进入这个天地终于发现我的心灵只能安放在这块天地。我爱好写作,喜欢和朋友交流,旅游,愿意和朋友在安静里谈心。欢迎大家来这里坐坐看看,休息片刻。各取所需。 新近事情多多,写写回忆录,因为部队给我的回忆太多太多,每每坐在电脑前思绪飞扬,不能自已,玉树高原的山山水水占据了我的脑海。那里的风风雨雨如影片一帧一帧的从我的眼前滑过。

网易考拉推荐

尘封中的回忆(原创)  

2018-01-08 16:42:46|  分类: 心语点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尘封中的回忆(原创)

尘封中的回忆(原创) - 边关风雨 - 沙漠驿站,旅途小店。

 

  记得当年(好像是一九七一年吧。)我还在玉树军分区油库工作,油库先前的位置是在军分区西面前往巴塘机场的山隘路口旁,此地势属于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类型。后来油库迁至军分区大院北面的山上,它东面有一堵干打垒土墙,高山西面的下方有一条水渠将它环绕,它们作为油库的护卫屏障。油库搬到这里后,那时有几个连队在囊谦县山里修公路,用以朝山外运输山里采伐的木材,油库工作主要是给部队运输给养的车辆供应油料。 

  故事从支援玉树建设的家属队说起,当年从内地来玉树工作的汉人很多,随之而来的是他们的家属和孩子,家属里原来有些人是在当地是有工作的,可来玉树后无法安排工作,没有岗位啊。当地政府因地制宜成立了一个劳动小组,替当地一些单位弄些小型建设,比如说修路,修墙,建一些小屋子:一来安定支边人员的心情,二来也可增加家庭收入。

   这次她们任务是把我宿舍对面的那条小路,拓宽,填实好方便重载汽车行走,活儿不重且管理比较松散。那时候玉树州还没有幼儿园,因为需要入园的孩子太少了,办所幼儿园很划不来,同时还要增加家庭负担。为了节省开支,工程队领导也同意带孩子来上班,只要不影响工作就行。

   第一次见到她那是个六月天,气温还行,阳光铺满大地山川,高原沉浸在绿色之中,山坡上黄花遍地,快乐的远播馨香,山峦呈现生机盎然,潺潺流水在山间水渠里激荡,好一派高原风光。

   几辆架子车拖着镐头,铁锨还有沙石辅料咯吱呀呀来到油库。因为提前得到助理员通知,知道她们要来,就提前开了大门等候她们。

   那时期,军民关系很好,一群西北婆姨唧唧喳喳来到油库,互相取笑逗乐,顿给平日冷寂的油库,增添了些许热闹。工作不算紧,她们开始热烈的唠嗑,笑声一片惊飞了,草丛里的小鸟,惊动了渠边的黄花,惊动了天上的白云,惊动了流淌的渠水。

   很快工程队领导来了,看了看很生气立即予以制止,他呵斥道:“额是让你们开始干活的,你们却一股劲的唠闲篇,挨球的,小心我扣你们工资!”热闹场面立时变得鸦雀无声,她们面面相觑一会儿,懒散得扛起铁锨,拖着洋镐,走向施工现场……这时候,一个抱着小女孩的家属,满脸通红的(也许高原特有的高原红,也许是紧张。)走向我,嗫嚅的说:“解放军同志,我马上要工作了,可带着孩子又不方便,能不能帮我看一会孩子,这孩子省心、不调皮、好带。”“啊!我还只是个大孩子(在妈妈眼里),怎么能带好孩子?”我定睛看她,她很紧张的看着我,眼里露出恳求和期盼的目光……

   我仔细的看看小姑娘,小巧的薄棉衣外面套一件花格子布外罩,虽然有些旧,但是格纹与花色依然干干干净的,看得出来孩子妈妈是个勤快人呢。孩子大约有四岁,估计应该是六七年,或者是六八年生日。一双俊俏的大眼睛,亮晶晶的,睫毛很长;皮肤不像是久在高原的人,挺白;扎着两个小辫,像羊犄角朝空中张望,很可喜的孩子。我看着小姑娘,问她:“你愿意跟我玩吗?妈妈要上班,挣了钱给你买糖吃。”她使劲点点头,奶声奶气的说。“愿意和解放军叔叔玩。”我摘下军帽,戴在她头上:“欢迎你参军。”并开玩笑地向她行个军礼,她扶了扶帽子,小手朝上一扬,很不规矩的还了一个。张开双臂就扑进我怀里。

   那女工干活去了,边走边回头望。我笑着向她挥挥手:“你放心吧。”

   早晨八点半、九点的太阳还是挺暖和的,我从屋里搬出椅子,拿出在军人供销社买的糖块,瓜子,塞进孩子外罩衣兜里,而后就抱着她晒太阳。遇有军用卡车来加油,我就让她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叮嘱她千万别下来,千万别乱动,千万别乱跑。我加完油回来,看见她依旧纹丝不动坐在椅子上看我给她弄的几张彩色现代样板戏歌片,目不转睛的看着,脸上露出笑意,稚嫩面部表情十分丰富,似乎她被深深吸引了,小脑袋跟着它们飞向遥远的北京。突然我心里最柔软的部分,激灵动了一下,好可爱的小姑娘,讨喜呢!

   那天加油的车辆不多,加完油我就很快就回来,第一次带孩子责任重大呢。我偷偷在远处看着她,见她安安稳稳坐在椅子上看手里的画片,头也不抬,我很是放心。

   很快,午间休息时候到了,女工回来给孩子喂饭吃,低声说:谢谢你啊!解放军同志。难为你了,你还是个大孩子就让你带她。

   我原来有午休习惯,准备睡觉去。孩子眼巴巴看着我:“叔叔能不睡觉吗?”“行啊!”于是她伸出双臂又扑进我怀里,用稚嫩的手摸我的红领章,红帽徽。奶声奶气的说:“解放军叔叔好。”周围女工轰然大笑起来:“他是你叔叔,还是你大哥呢?”孩子又迷糊了,“反正他比你们好!你们一天到喊我小丫头。应该叫我甜甜!”

    一个西北婆姨哈哈大笑:“不好了,要岔气了!”并很夸张地倒在地上,不停地揉肚子。其他女工用揶揄的眼光看着我们。

    听见她们对话,我的脸顿时红起来,低声地说“你们不可以这样开玩笑的。”“解放军羞臊的脸都红了!”又是一阵嘎嘎大笑,惊动了山川,惊动了小鸟。

    谁知,此时又出故障,小姑娘用细嫩的手指摸摸我下巴颏:“叔叔不扎手,比爸爸好!”哎呦!喂!不得了了,又是一场哄堂大笑!捅破了天,震塌了地。

    闻听她们笑声不绝,我很茫然,小孩子说了一句很普通的话,值得你们嘎嘎大笑吗?那时候还年轻,对家庭,婚姻还没有印象,很是懵懂的。

    那时期,油库工作比较枯燥,除了站哨的士兵,没有车来加油我也不用时刻守着油库啊,所以在那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生活很是乏味。

    她们在这里工作三天,热闹了三天,孩子和我相处了三天。后来我从食堂吃饭后给她带回来几个肉包子,没事时撕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给她吃。有时,孩子困了,我安排她在我宿舍的床铺上睡觉:看她均匀呼吸和简短的梦呓,红润的小脸蛋,梦中时不时吧唧着嘴,奶声奶气的喊道:给小甜甜糖吃。睡觉时还紧紧地拉着我的手,不放呢。

    任务完成后她们临走时,孩子妈妈拉着我的手:“大兄弟,谢谢你帮了我。以后有空来家玩啊。”说罢塞个纸条在我手心里(里面写的是她家地址)。我对她:“你一个人要工作,还要带孩子,太难了!”她微微一笑:“没事儿,习惯了,只是苦了孩子。人只要想活着,总会有出路。甜甜这孩子你看见了吧,多听话,为她吃再多的苦,我愿意!”我想不用客气的,是人民养育了军队,能为她们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也是份内的事。

     当然。我是军人,不会破坏军纪,不会去老乡家里做客,干扰他们的生活,就能把这份军民鱼水情留在心里。

     后话:毛主席说: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那样的军民鱼水情深,直到现在还牢记在心。我经过了许多风风雨雨,看过了许多世态炎凉,经历许多年时光荏苒,很多事情已经淡忘,可这几十年前发生的一件小事,至今记忆犹新唯独难忘。夜色里每每闭上双眼,小甜甜就会跳进我的心海。用她那稚嫩的小手摸我下巴。那时候她还小,应该没有留下什么记忆。可我就很是难忘的。记住吧!在那个风雨飘摇的年代,一个叫甜甜的小女孩曾经走入我的军旅生涯,她在我心里是一道风景,也许我在她妈妈眼里未曾不是一丝记忆里的光影呢?

     小甜甜现在差不多有五十岁了,愿她过的很好,有幸福的生活,美满的家庭,孝顺的孩子。

     千里之外的南京有个人,永远不会忘记她的。

  评论这张
 
阅读(526)| 评论(2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